终于或许结束了,坐在回来的高铁上心里没有半点的波澜,只是觉得好累。从开始着手这篇论文到答辩结束大概也有4个月的时间了,这段时间里或许不能说是一丝不苟的去完成这篇论文,但自己也确实尽了全力,最后,也算是给出了一份起码能让自己心安的答卷了吧。


关于答辩

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所谓的每段经历都是对人的来之不易的财富。依稀记得在上大附中答辩教室门口紧张不已的我,也能够记得在答辩时心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,让自己沉着,让自己能够更加自信从容的去面对眼前的评委。 不知道这次运气是好是坏,和我专业对口的刚好是PKU的一个CE教授,虽说他对canvas有一些了解,但毕竟不是CS的,或许也能够被我糊弄过关。“请问你在canvas的动画绘制中是否有一些技巧?”第一个问题他这样问道。这正中我的下怀,于是我让他们turn to page22,跟他们扯了自己早已总结好的绘制动画的原理,扯了绘制的步骤,看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,我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,这或许就是一个博弈的过程,当他们对你的论题感兴趣而又不知甚解时,正是你表现自己知识储备与应变能力的时候。于是,接着我跟他们介绍了reveal.js,从JavaScript的面向对象编程开始,说了封装说了继承,还举了WebGL的例子,最后告诉他们我可以去引用外部的JS库,以达到减轻工作量的目的。接着他说“那这样的话,你的canvas是否需要安装插件以及其他外源性的support?”,这个问题直接暴露了他的知识储备水平,但或许他这样问的目的也只是看到了我带着自己的笔记本进去,却没有使用赛方提供的那台。虽然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但这并没有造成其他的问题。于是我很快的回应道:“我的这个canvas完全基于HTML5,而只需要一个支持HTML5的浏览器就可以支持它的所有方法”接着,看着他半信半疑的样子,我直接亮出了自己的演示站按了F12调出审查元素,再打开network+F5,接着我告诉他无论什么电脑,你只需要访问我的这个地址,就可以看到我当前的演示。于是他顿了一顿,好像信了,其实感觉他当时好像是在访问我这个地址的...”那么你的这个canvas做出的动画和其他相比是否有减轻工作量?”他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。这一次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立马作出回答,而是仔细地想了一想:他或许正是因为看到了我在论文中冗杂的代码,才这么故意引我上钩。于是我使出了转移话题大法(或许也不算是):“大家都知道做动画Flash是一个很好的工具,它老少皆宜,一般不需要进行代码的编写即可自动生成。可是,正如前面所述的那样,Flash的驱动需要专门的插件,这就限制了它的应用范围,而我们的canvas,只需要一个支持HTML5的浏览器,可以嵌入到任何网页中,具有很高的可移植性和应用范围,这是Flash所无法做到的。”他笑了,或许是为我的圆场而感到轻蔑,也或许,是认同了我的观点。“希望在以后能够看到你做出更多更炫酷的动画”最后,他这样说。“我会的,谢谢。”

关于上海

“上海是一个有热度的城市”开幕式时上大附中的妹子如是说。的确,上海很热...在上海的这几天里,几乎白天就是没完没了的赶路:从步行到地铁到公交车再到的士。而最可恨的还是作为一个路痴的fuck还要充英雄,带着我们走了好多冤枉路(哭死...),还好最后老夫亲自出马,带着他们走(哈哈,我的认路感是超强滴,绝对不会迷路...)。另外,上海的确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,从人民广场到静安寺再到南京西路,几乎都是人,地铁很挤,路上也各种车水马龙,这种国际性大都市的感觉,在昆明有一点点,而在义乌就半点都没...对于长大以后,我还是蛮想到这种大城市工作的,虽然有着房价贵,空气差等等一系列问题,但却具有着小城市所不会有的生机和繁华,而这,就能给人一种的的确确的时代感。

关于上大附中

上大附中全称上海大学附属中学,是一所环境优(xian)美(e),没(dou)有(shi)蚊子,处于有(bu)毛之地的学校。这里主要说说上大附中的妹子(原形毕露了说...),一开始刚到那的时候看到指示我们的有那么多妹子还是蛮开心的(毕竟这种东西是稀有产品), 于是就又蹦又跳的进去了。后来报道的时候,因为电脑原因,我和那报道的老师说:“我需要和你们管技术的老师好好交流一下...”,然后那老师居然真的打电话去,然后说“我们这里有一个学生想要和你交流一下”...然后这居然被那些妹子听到了,然后就她们就笑笑笑,然后我就丢脸丢丢丢。后来答辩的那天我早上去迟了,刚好他们答辩结束有10分钟了,然后去的时候一脸懵逼,剧情发展很符合我的意料,然后又是被笑...(嗷)到下午,一说到我是最后一个上,然后他们就又开始笑,“笑屁啊”我说,然后居然有个妹子还故意怼我,就对着我说了一句话,不过还好我没听清楚...

关于羊神和fuck

感觉这次他们都要比我牛逼啊。羊神就是谦虚,一出来就说跪了,被嘲讽了,但真的感觉他还是蛮不错的。然后fuck的话,后来专家问他的两个问题全都被我在前一天给他做辩模(我创造的词语,即答辩(不是大便)模拟)给猜到了,不过后来他貌似也就马马虎虎的回答掉了吧。玩上空闲的时候,我和羊神本想规规矩矩的打dota,然后fuck就开始直播单身虐狗大戏了——和他的猫聊天。妈的真是虐啊,有个妹子了不起啊,艹鄙视。

最后就这样了吧,再见上海,再见登峰杯,也再见我的为之努力半年的论文,还是要好好的滚粗回文化课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