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好是一个月,一个月前的今天,我扫兴地从衢州回来,回到久违的教室。一个月后,猛然在机房看到二等的名单,同样的扫兴。我一直用CE炸了等借口来蒙骗自己,而事实上,也只有我才能知道,比赛前的那些个日日夜夜我并没有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,甚至都不足以使自己的内心得到舒坦。而我,或许也明白了什么,至少,我不会再在机房打游戏、聊天、干无关的事,至少,我也不会令自己的脑中充斥无关的情绪与想法(而事实证明这一点貌似我做不到)。可毕竟,当我懂得知识,一切都已不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