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是,在被我姐调教了那么长时间之后,我还是没长大,还是会在她面前表现得跟小孩子一样,还是会以为自己顿悟了什么而后却被证明完全是小情绪在作祟罢了。到这儿,我才开始真正地了解到自己——一个故作偏激、自以为是而又敏感容易为情绪所左右的人。在我心情好之时,我便会将一切看得很乐观,愿意主动与人交流、开玩笑;而在心情不好之时,我则会主观地将很多事情看得很糟糕,而开始怀疑自己,怀疑他人,最后怀疑世界。这或许便是我同一人格在两种情况的不同体现罢,而一旦陷入后者,则会无休无止地进入到一种恶性循环中无法自拔(这我姐应该是知道的,因为这种时候我更愿意把我所想告诉她,让她陪我一起承担)   因此,我想告诉自己的是,如果遇到后一种情况,那么尽量先静下来,什么都不要思考一段时间(因为会越想越糟),并且在平常记录一些肯定是真实的事,然后这时候拿出来看,给自己以暗示。然后在事后再把当时的一些感悟或者体会告诉姐,这样应该会好很多吧~ Do remember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