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尝试在用“你会来的,你会来的”去说服自己,直到自己都不能被自己说服。不止一次地想明天来责问你,问你:“我等你到教学楼最后一盏灯熄灭,而你在哪里?”后来想了,还是作罢,毕竟你对我的承诺也不过是对我的一种奢侈,而我唯一真正想要的,也只有能够和你好好的,一直一直。所以,我不会怪你,更不舍得怪你。

是倒数第二盏>_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