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在一片喧闹中揉了揉惺忪的双眼,这时,同学告诉他得起床了,于是,他一骨碌跳下了床,以极快的速度刷完牙,迷迷糊糊奔出了寝室的大门,并且不小心摔了一跤,将他一把从刚刚未完成的梦中摔醒。他很普通,普通到几乎不会有什么人对他产生过过于深刻的印象。他调皮爱捣蛋,最喜欢在课堂上学着周立“波“的腔儿挑弄老师,为此,老师也没少恼他。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坐在机房,在夜幕降临的那一际,思索着人生,因为,他喜欢,那束最后太阳的余晖洒在地板上所产生的光晕。他喜欢独自一人,独自一人走出喧闹过后的食堂,面朝着空无一人的大道,而或许是他产生幻觉了,因为他分明看到了那些为OI付出一切的学长们,正朝着他挥手。他有着自己喜欢并且热爱的事业,从这一点来说,他是足够幸运的,却也足够无奈。他会莫名其妙地数着一张由一张的作业纸,口中不时吐槽着”这题目真特么鬼畜“,“总有老师想要谋害朕之类的话语,而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,迎接他的是无穷的寂寞与空虚。

他只是那个他,而我也只是那个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