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等你到教学楼最后一盏灯熄灭,只为在近处,触到你清晰的面容。

而或许事实上,作为一个孤僻者,我并不够格得到我姐和王璐给予我的温暖,因为在短暂的快乐之后,我还得忍受无尽的空虚和臆想。

回眸的那一刻,她怔住了,我也怔住了,越过茫茫的人海,我们默默对视着彼此。从她的眼神中,我读出了欢愉深情和眷念。而我们,却终将被命运拉得越来越远,终继不见,不知若干年后,我们再在人海中寻得彼此的那一刹那,是否还能够相视一笑。

再次相逢,她还是原来的那般天真,笑起来还是那么的没心没肺。而我,却如久经磨损的机器一般,再也无法在她面前扬起自信的微笑。我变了,在我的身后,有的更是她难以理解的沉重与痛苦。可我却真的希望她永远都别尝试着去理解,因为,我更愿自己一个人去承受所有的伤痛与煎熬。

我放开了她,放开了我姐,而却在自己的心魔中越陷越深。倏然间,眼前出现了一片久违的光亮。我贪婪地向前走去,以求得到更多的抚慰,而那亮斑却越来越暗,越来越远,终继,消失不见。我颓废地瘫倒在地,质问着上苍,问我要如何才能够逃出这无底的深渊?他笑而不语,因为所谓的深渊与所谓的光亮,不外乎是一场喜悦与伤痛夹杂着的梦,而梦,终要醒。